时间一晃就是半个月,随着一场华尔道夫酒店的“买票会”,整个世界最高端的军事力量开始被动员起来……

    那些花了10亿美金买门票的国家绝对无法接受自己在目的地门口被踢出来!

    最精锐的士兵,最先进的装备,最专业的智囊团都在源源不断的开赴非洲纳米比亚的草原。

    伊凡和斯塔克都发了大财,那些武器研发能力不算突出的国家为了自己的士兵能够保住小命,他们开始大洒金钱向两位顶尖的科学家下订单……

    斯塔克集团的机器人生产线开始全速运转,底特律ocp公司的机器人工厂同样开始受益,当这座城市的支柱企业开始复工的时候,底特律也有了一丝生气。

    当底特律的市长知道ocp公司的现任主人是曼哈顿战斧的时候,他欣喜若狂的对阿尔文发出了邀请……

    只要您老人家来定居,只要这座城有的,您要什么就给你什么?

    虽然这位市长有意无意的忽略了阿尔文只是几座机器人工厂的主人,但是这一点都不妨碍他对于阿尔文的贪婪……

    ocp这样的大公司都没了,底特律还有什么可以失去的?

    一位阿尔文这样的超级大佬如果愿意来底特律定居,这座城市说不定会有点其他的变化,不管是好还是坏,总比一滩等死的烂肉要强?

    甚至他们在阿尔文没有给出回应的时候就在市政府大楼空出了几层办公室,用来充当“变异人工会”的分部……

    纽约能给你的,wo们加倍给你,这就是底特律这座城市的最大诚意……

    纽约的市长唐纳德德普知道消息之后还在电视直播上嘲笑了自己的这位同行……

    “阿尔文是曼哈顿战斧,曼哈顿是世界的中心,底特律是什么?

    难道以后阿尔文把绰号改成‘底特律战斧’或者‘汽车城战斧’?

    你们的市政府资金还没有wo们的战斧先生学校的存款富裕,你怎么好意思邀请战斧先生去你们那里定居?

    曼哈顿战斧是纽约的战斧,他是wo们的灵魂……

    如果对面的这位市长先生继续用谎言引诱wo们的战斧,wo就开着wo的私人飞机去找你决斗,wo不开玩笑……”

    阿尔文坐在餐厅的吧台边上,看着电视里的唐纳德德普在那里瞎白活……

    听着四周传来的看热闹似的口哨声,阿尔文笑着对一帮街坊邻居摊手笑道:“wo没想到wo这么受欢迎!

    以后对wo客气一点,不然老子就搬去底特律……”

    老肯特豁着门牙拍着吧台大声的笑着说道:“你能把地狱厨房也带走吗?

    不然你哪儿也去不了!

    这里才是你的家,哈哈……”

    老肯特的话让四周的人发出了一片欢呼,他们大声的鼓噪着对阿尔文叫道:“如果你要搬走记得通知wo们,听说底特律的房价低的可怜,说不定wo们去了就算中产阶级了……”

    阿尔文对着四周仿佛吃定自己的街坊们竖起了中指,然后收获了一阵嘘声,直到电视上面一阵拍桌子的声音响起,大家才打起精神像是看脱口秀一样的看着今天的早间新闻……

    电视上的唐纳德德普刚刚对底特律市长放完嘴炮,他就开始大声的抨击纽约的法律……

    “让曼哈顿战斧接受审判是wo这辈子听过的最滑稽的事情……

    wo的发型都没有这件事情滑稽……”

    说着电视上的唐纳德德普摸了摸自己那最少30块的“洗剪吹”,然后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大声疾呼道:“他在帮助那些可怜的变异人,揍一个该蹲监狱的冒火蠢货有什么问题?

    wo他妈的早就想把这个成天在纽约飞来飞去的混蛋抓起来关进监狱了……

    过去那个叫约翰尼斯通的蠢货每天最少要违反20条法律……

    阿尔文是在帮助wo们这座城市!”

    听着四周疯狂的叫好声,阿尔文抹着鼻子看着电视上发神经的唐纳德德普,他对着身边的雷蒙德摊着手,问道:“这他妈的怎么回事?

    这家伙疯了?

    乔治为什么不去把他从电视台的座位上拉下来然后给她一枪?

    这家伙要把一切都给搞砸了!”

    雷蒙德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这家伙是个商人出身的政治流氓加混蛋……

    他的地产公司在西区临近中央公园的位置拿下了一块土地,他想要通过审批需要进行最少5轮的听证会……

    现在最少有80%的纽约人爱上他了……”

    阿尔文目瞪口呆的看着电视上的唐纳德德普像是死了爸爸一样的在那里怒吼,“这是法律的倒退,审判一个拯救了wo们无数次的英雄是无知、愚蠢、野蛮、疯狂的行为……

    wo会在几分钟之后赶去州长办公室,wo要带着民意去为wo们的战斧要来一份‘特赦令’……

    如果他不同意,wo就把wo的私人飞机喷上‘羞耻’这个词开到他家的草坪上去!”

    阿尔文捂着眼睛不好意思去看电视上胡说八道的唐纳德德普,他不可思议的看着身边的雷蒙德,说道:“这家伙为了一点钱,连节操都不要了?

    大家都知道他在胡说八道,是吧?”

    雷蒙德好笑的摇了摇头,拿着咖啡喝了一口,然后看了一眼旁边不远的位置上被气的满脸铁青的卡普斯特法官,他笑着说道:“那可不是一点钱……

    这家伙其实很聪明,wo觉得他有成为美利坚总tong的潜质,最少在‘无耻’和‘说瞎话’这两项上他绝对合格了!

    wo其实挺喜欢他的,真的!”

    阿尔文听了有些担心的看了一眼吧台角落里的卡普斯特老法官,这个老家伙万一要是气出个什么好歹来,自己乔治局长关于变异人的算盘可就算是砸了……

    就在阿尔文想着是不是要去安慰一下老法官,并且清楚的向他表示自己真的不介意坐牢的时候,电视上的唐纳德德普离开了电视台,开始带着大批看热闹的记者赶往了州长办公室……

    阿尔文面对这种状况有点哭笑不得的看着雷蒙德,说道:“这家伙要是真的要张‘特赦令’,wo怎么办?

    布鲁托都把wo的‘房间’给装潢好了……

    而且各**方的大部队已经在非洲聚集,wo实在没时间在犯事儿被抓了……”

    雷蒙德好笑的摇了摇头,他向阿尔文晃了晃手里的手机,笑着说道:“wo刚刚查了一下,wo们的州长先生接到了来自华府的通知,他现在正在赶往华盛顿的路上……

    你看,其实唐纳德德普一点都不傻,他知道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

    阿尔文同情的看着被大家敌视的老法官,他刚想说点什么,结果老法官站起来看着他,恨声说道:“还有3个小时就开庭了,你准备好了吗,战斧先生!”

    n719012617t

    本页为自适应网页,您可以同时用PC或者手机访问本页:http://www.051185.com/149732/61551556.html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