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山光发言后,上来的是科技协会会长:天风锐,和星辰学院院长:沈同。

    之所以是两个人同时上来的,其主要原因,就是有关重启异世界的问题,这是目前明日联邦的首要科研项目。

    “沈同教授,您先来。”天风锐很客气让沈同发言,毕竟如果没有星辰学院那众多科研人员的帮助,液压动力系统也不能这么快的复制成功。

    “不不不…会长您客气了,还是您先来。”沈同是很感激联邦政府,把他们从核辐射的诺贝利学院给救了出来,而且他们以后也将归科学院领导,也就是天风锐的学院。

    “那…好吧…”天风锐也不再推脱,毕竟是在台上,来回谦让也不是太好。

    “尊敬的会长,哦不,元首阁下。尊敬的各界代表,尊敬的联邦市民们。”能让一向不拘于世俗的天风锐也能这么庄严、正经,可见仪式的重要性。

    “来了…”所有人,包括电视机前的亡命者们,都竖起耳朵来听着。

    众所周知,他将要公布重启异世界的结果,虽然之前官方也有透露,说进展顺利,开启指日可待。但他们还是想亲耳聆听,亲眼确认,这是他们最大,也是最后的希望。

    “经过wo们的不懈努力,异界炮已经修复完毕,并且初试成功。”天风锐所说的异界炮,是他给那种武器起的名字,自从有了核心动能:液压动力系统,后续的工作就非常顺畅了。

    “太好了!太好了!”“这么说…wo们马上就要回家了!”“妈妈…wo终于…呜呜呜…”现场有欣喜若狂的,也有喜极而泣的,不管是什么表情,内心的渴望都是相同的。

    “现在,只要wo们把信号连接锁定,就能够打通异次元通道,亡命者们就能回家了!”天风锐没有说明怎么连接信号,只是巧妙的一笔带过,大家知道结果就可以了,详细的过程只有极少人知道。

    这其中就包括了李杰。

    所谓信号连接,可不是简简单单地就能完成,首先是要先发射信号,抵达异世界后还要回馈信号。这种事情,人力是无法完成的,因为传送人过去,脆弱的rou-体经受不起异次元空间的扭曲环境,会被撕成碎片。

    只有诸如脑声波、电磁波等信号波段,才能在这扭曲空间中,扭曲前进。

    而连接异世界所使用的试验信号,自然就是人工智能技术了。

    当年科技会也是用的这种技术,人工智能的信号传递过去,就自建了生物人,构建了网络公司。

    这次明日联邦也不例外,只不过派过去的,是拥有智慧的加拉尔。准确地说,是加拉尔的分身,一个复制自身智能的程序,它将比普通的人工智能更加灵活。

    天风锐和沈同完毕发言后,紧接着上台的,是商会会长奥里奥丹。

    奥里奥丹在本土人眼中,是现实版的女武神,而在亡命者中,依靠着美貌与胆识并存,也有着不俗的人气。

    她的上台,正可平复亡命者刚刚激动的心情,也能让本土人期待后面的演讲。

    奥里奥丹的发言很简单,商业是带动社会发展的重要车轮,是促进经济平稳的重要因素。实际上,她的发言,就是为了给下一个演讲人做铺垫,起到承上启下的作用。

    这个演讲人,就是瑞秋!

    瑞秋,既是李杰的妻子,也是担任了医疗协会的会长,主要寻找感染病毒的治疗方法。她更是莱文市约瑟夫的小女儿,而莱文市是联邦政府计划夺回故土的第一个目标!

    “瑞秋,是瑞秋。”大家都习惯了这么叫她。

    原贸易联盟第五商队副队长,现联邦商会副会长的费尔南多,也在电视机前,收看此次会议。当他看到是瑞秋上台后,这个看上去油腻精明的男人,露出了欣慰的笑容。这让他不仅想起了当年,当年收容瑞秋的那一幕。

    十几年前,莱文市沦陷,英格丽和瑞秋以及少部分居民逃离莱文市,最终被幸存者拯救加入了贸易联盟。

    英格丽性格叛逆,奔放,加入了贸易联盟遴选城总商会的雇佣军,成为了豹队的成员之一。后来的遴选城攻城战一役,英格丽所在的豹队,以及墨殇曾经待过的鹰队,成了联邦最有力的内应。

    而当年还小的瑞秋,就被托付给了油腻大叔费尔南多,但其实他是个好“姐妹”,不管是生活上还是以后的工作中,处处都照顾着瑞秋。

    “抗病毒疫苗已经研制成功,在捷卡德琳堡的临床经验中,取得了显着成效。”瑞秋首先介绍的就是这抗病毒疫苗,免疫成功率达到了75%以上,按照世界卫生组织的标准,免疫率达到60%以上就是符合标准。

    而且,剩下的35%,也不是全无成效,最起码还保留着人的意识,不再只是一味地攻击人了,也算是重大发现。

    医疗机构下一步也将针对这一特性,继续展开深入研究,寻求帮助“亚人”重新治愈成人的解决办法。

    “太好了!这太好了!”“终于…wo们有救了!”这下子轮到本土人欢呼雀跃了,这困扰他们十几年的噩梦,终于要画上圆满的句号了。

    对于亚人这件事,只有李杰自己心里清楚,他现在也是在探索自己的这种能力。

    而那些亚人,联邦为了不给普通的民众造成恐慌,也为了与敌对感染者进行区分,把它们统一管理,穿戴统一的联邦军服,编制成军(最终还是运用在了战争中)。

    “最后…wo想说一下莱文市的情况…”瑞秋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突然一紧的心情,她想起了父亲约瑟夫……

    其实从小生活在海外的瑞秋,对莱文市比较陌生,在感染爆发前夕,她才回到的莱文市。印象中的父亲,性格怪异,她也一直不理解,为什么当年父亲会拒绝与军方合作,这是否隐藏了什么不为人知的真相?

    但不论怎样,瑞秋决定,自己都要肩负起这个责任,为了父亲的意志。

    dn1902041d

    本页为自适应网页,您可以同时用PC或者手机访问本页:http://www.051185.com/165880/61551540.html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