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面的战局不光洪涛能看到、能判断,大部分参战飞行员心里应该也清楚。皇家护卫编队没救了,皇帝嘛,估计也没救了。

    不得不说的是护卫队的飞行员们并不畏惧强敌,他们驾驶着座舰拼命攻击着靠近旗舰的敌人,试图冲到前面去干扰对方攻势。可惜一步错步步错,现在再怎么努力也挽回不了指挥上的失误,真应了那句话,一将无能累死千军!

    “唐泰斯!唐泰斯!快来救救陛下,以前wo说过的话全都不算,你是最勇敢的克隆飞行员,还是最睿智的飞船设计师……你身上流着艾玛人的血,你也是帝国皇族的一员。只要能把皇帝陛下救出去,wo愿意马上嫁给你。你不是想成为花族吗,如果娶了wo,你就是金丝兰族的一员了,是真的,不骗你!”

    别看战局如火如荼,鼹鼠号倒是没人关注。那些不明来历的战舰好像也不关注其它目标,只要不妨碍它们对超级旗舰发起攻击,甚至连搭理都不愿意搭理。

    眼看鼹鼠号就要脱离跃迁抑制力场最强的区域,可以开启跃迁引擎了,通讯器里突然传来了花毒公主的喊声,是一边哭一边喊的,声声落泪、句句揪心。

    “……wo无法靠近旗舰,那样的话谁也跑不掉。如果你和陛下信得过wo就马上弹射逃生舱,能不能活命得靠老天……神!”

    要说洪涛是个冷血的人很多人都会点头,如果说他心善,也会有很多人点头。到底是恶是善其实他自己都不太清楚,这得看当时的情绪。

    花毒公主运气挺好,赶上洪涛善良的一面在岗,这还是咬了半天牙才做出的决定。救人可以,但不能奋不顾身,更不会你们先走wo掩护。

    “那怎么成,wo们乘坐护卫舰冲出去,你来掩护!”在战场上弹射逃生舱倒不是不可行,通常而言优势一方是不会随便击杀对方飞行员的,抓到之后就算不能收为己用也可以用来交换。不管是普通飞行员还是克隆飞行员,都是各国海军的财富,但凡能换回来谁都不会太吝啬。

    但这里显然不是一般的战场,对方的目的也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一旦弹射出去就等于脱掉了所有装甲防护,让轻型武器来两下马上就得死翘翘,太危险,花毒公主不愿意选择。

    “如果对方能让一艘护卫舰轻易逃脱,就不会派这么多战舰来了。护卫舰目标太大,冲不出抑制力场范围就会被击毁。快点弹射吧,wo的时间也不多了……”洪涛能说什么呢,掩护肯定是不可能的,那样的话自己不也成那位指挥官了,是头彻头彻尾的蠢猪!

    “唐泰斯先生,不要听金丝兰的,她被吓坏了。wo可以采纳这个建议,但你需要想好这样做的后果。如果你不能保护wo回到安全的空间站,最好还是别冒险了。”

    回答洪涛的换成了另一个女声,低沉还有些沙哑。贾米尔女皇比她那个同族强多了,即便到了生死攸关时刻也没慌,更没打算求谁,还在慢条斯理的摆事实讲道理。

    “三秒钟之内,如果陛下不弹射wo就必须离开……一、二……”

    女皇能沉得住气,洪涛真没那么高涵养。小心肝都快跳出来了,每一秒钟都是性命攸关,还扯什么蛋啊,爱来来,不爱来拉到!

    “唉……这不就结了,少废几句话wo们就早点脱险。亲大爷,派无人机把它们拖回来!记住,wo只要人不要逃生舱,能多快就多快!”

    刚数了两个数,传感器就捕捉到两个逃生舱特有的救援信号飞速向这边靠近,贾米尔女皇和花毒公主弹射了。

    这是洪涛想出来的唯一救援办法,也算她们俩命好,刚刚被自己偷听偷窥,从而知道了在旗舰里的大致位置。从那个区域弹射基本就是向这边飞行。

    “快快快……快快快……wo靠!这是多大口径的炮弹……亲大爷,你真是wo大爷,再快点啊!”鼹鼠号能收到逃生舱发出的救援信号,附近所有船只同样可以收到。没办法,这东西设计之初就是发射公频信号用的,为了方便援救,即便是帝国皇帝的座舰也没更改。

    可这样一来鼹鼠号就成了众矢之的,对方显然有所准备,必须要把皇帝抓住或者杀掉,很快就有几艘战舰向这边扑了过来。更快的是战列舰发射的远程大口径磁轨炮,不求能击中目标,但求可以给这艘小飞船造成困扰,方便让同伴赶到。

    亲大爷救人的方式很奇特,它钻出鼹鼠号之后被一架小电子战无人机拖着高速迎向其中一个逃生舱,同时腿部和腰部变形成了吸盘状,紧紧的吸附在逃生舱的人员出口。

    等里面的人钻进它气密过的身体,再利用自身推进器飞回鼹鼠号,把人送进船舱之后,另一架逃生舱也被无人机拖了过来,这套动作还得再来一遍。

    “唐泰斯,你这台空间机甲太粗鲁了,它居然在揪wo的头发,帝国女皇的头发!”是亲大爷知道轻重啊,还是随便一选,第一个钻进鼹鼠号的就是贾米尔女皇。她倒是想保持形象,但现实太残酷,不光头发成了鸡窝,礼服也撕破了,露出了里面暗金色的皮肤衣,很是狼狈。

    “陛下,如果它不揪您的头发,您恐怕就要变成过去时了。很抱歉,wo恐怕比它还无礼,这里的空间有限,您要是不想被跃迁时产生的重力挤碎内脏,还得屈尊钻进来委屈委屈!”

    都啥时候还扯这个蛋,洪涛指了指头上已经打开的逃生舱出入口,连出去帮忙拉一把的意思都没有,爱钻不钻!

    “你有个特质,明明干了件好事儿,却让人无法对你产生好感……”贾米尔女皇还是很有涵养的,没和洪涛计较言语上的失礼,也没等着别人搀扶,麻利的爬上逃生舱,还用了一个很不雅观的姿势钻了进来,大头向下!

    “地方有点小,招待不周,见谅、见谅!”即使事先有了预案,身边突然多了个女人,还是女皇,也让人浑身不自在。好不容易帮她把身体转过来,看到那张因为惊吓而惨白却更显精致的脸,还有一双饱含愤怒的大眼睛,洪涛说话都有点结巴了。

    “神啊,唐泰斯,你怎么可以和女皇这样……”还没等洪涛调整好和女皇的身体距离,那个依旧清脆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花毒公主刚从气密舱里露出半个身体,就看着逃生舱里的情景大惊失色,也结巴了。

    “亲大爷,把她塞进来,快……”和这位公主洪涛是半个字都不想解释,她问题太多话也太多。如果不是她撕心裂肺的喊救命自己怕是已经跃迁走了,犯得着在这里成为众矢之的!

    “抱歉陛下,wo指挥飞船的时候经常会手舞足蹈,事急从权吧!”心情急躁往往会从肢体动作上反映出来,洪涛无意间一挥手,感觉不再是衍生物溶液的巨大阻力,而是一团软软的东西,还有一双怒目圆睁的大眼睛。

    “神啊,wo们会被击毁的!”算花毒公主命好,她刚刚被亲大爷大头朝下塞进逃生舱,鼹鼠号就遭到一次重击。整个船体被巨大的能量撞得连续翻滚了起来,如果此时有人待在控制室里,不用任何重力撕扯也会被撞得骨断筋折脑浆子四溅,一命呜呼!

    “你能不能别抓wo的腿?wo在指挥飞船时不能受到任何外界干扰,否则就真的没救了!”照例,花毒公主又发出了尖叫,只是被衍生物溶液过滤之后不那么刺耳了。

    可洪蘷o谰珊懿缓檬埽笸烦碌奶谧约汉蟊成希皇炙浪赖淖プ×俗约旱男⊥取2恢朗侵讣滋獍』故前咽中睦锏亩敬掏耍⊥壬鲜且徽笳蟠烫邸?br/>
    zw191024181

    本页为自适应网页,您可以同时用PC或者手机访问本页:http://www.051185.com/174916/61551248.html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