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克吐温说自己是一个背叛者,叶修文是可以理解的。

    而且,杰克吐温不是军方的人,仅是一个被树魔附体的受害者。他的确没有必要在这里担惊受怕。

    “这样吧,既然你担心这里的树魔会对你不利,那么你就离开吧,回到华夏去。”叶修文道。

    “不,不,wo要跟着你。”杰克吐温连连摆手拒绝。他只相信叶修文,其他的人,他谁都不相信。

    “但是你自己也说了,你再呆在这里会很危险。无论作为军人,还是作为朋友,wo都不想你遇到危险,你明白吗?”叶修文看着杰克吐温的眼睛说道。他要让杰克吐温知道,他是真的想要让杰克吐温回到华夏去。

    但此时,杰克吐温想了想,还是摇头了:“算了,这里虽然危险,但是还有你在。而且wo凶起来,也是很可怕的,吼,吼!”

    杰克吐温说着,还做了几个吼叫的动作,就如同大猩猩一样。

    叶修文无奈的摇头,然后便咬着嘴唇思考了一下道:“那你就在基地内呆着,哪里也别去,听见没有?”

    “好的,好的,wo哪里也不去。wo就在基地内呆着。”杰克吐温连连保证道。

    而也正在这时,马克回来了,手里拿着一个笔记本。

    叶修文接过笔记本,冲着马克道:“你陪着杰克吐温去打你们最喜欢的吃鸡游戏吧,wo这边还有事情。”

    叶修文将马克与杰克吐温打发走了,便直奔实验室的帐篷而去。他要看看杨萌萌的武器制造的怎么样了。因为倘若没有武器的话,常规武器,是根本对付不了树魔的。

    但此时叶修文殊不知,亨德利总tong却正打算借助这些常规武器去对付树魔。并且,他们的常规武器,还是用的ak 类武器。

    “总tong先生?wo们这能行吗?”

    亨德利最忠心的‘得利米亚’助理,有些担心的道。

    ‘得利米亚’是一个小个子的男人,他只有一米六五左右,身材也很瘦,喜欢带一顶黑色的礼帽。

    他穿的是一身黑色的西服,再加上他黑色的肌肤,当到了夜晚,亨德利很多时候是找不到他的。

    但这个人,非常的忠心,乃是亨德利的左膀右臂。

    “危险?会有什么危险?只是一些吃肉吐骨头的动物罢了。wo们有国民卫队怕什么?wo这一次,就是怕来到这个森林内出现危险,wo便带了三百名护卫。

    他们都是精挑细选出来了,每个人都能与狮子搏斗。有这样一群人保护wo们,那么wo们还怕什么?”亨德利气道。宛若觉得‘得利米亚’是太小心。

    “对,对,对,总tong说的是。那么wo们带多少人?”‘得利米亚’又道。

    “先带两百人吧,否则人都走了,黑狼先生是怀疑的。wo不能让他发现这件事情。否则他一定会阻止wo的。”亨德利道。

    “总tong先生,wo有些不明白,既然黑狼先生已经到了,为什么,wo们还要抢在他们前面解决这件事情?”‘得利米亚’不解的道。

    “‘得利米亚’wo看你是越来越笨了。wo们的当务之急,是让药厂重新开起来。而不是找什么吃人的怪物。

    药厂一天不开,会有几千人没有饭吃。还有几千人耕种的药材卖不出去。而wo们更没有廉价的救命药。

    现如今,wo们阿尔卡纳的药物都在进口。药品的价格,是其他地方的十几倍,甚至是几十倍。

    而倘若如此下去,wo们会被高昂的药品费用给拖垮的,你明白,不明白?”亨德利反问。

    “总tong先生,那wo就有些不明白了,那么当初,你为什么还要跟苏小姐叫板,叫的那么死呢?”‘得利米亚’依旧不解道。

    “笨死了,当初工厂刚刚建成投产,wo认为在这个时候,只要wo们再坚持一下,将药材的价格翻上三倍,那么wo们就可以多赚很多的钱。而且即便日后维持在这个价位,也能支撑wo们十年的时间,不用犯愁这些人没有饭吃。

    而且倘若好一好的话,这些药厂的工人,或者是药农,不仅可以带动阿尔卡纳的经济,而且繁荣了其他的市场也说不一定。

    唉,只是可惜啊,wo千算,万算,没想到苏小姐根本不在乎这么一点点钱。真是失算,走吧,wo们去干掉那些吃人的怪物,然后让黑狼先生,早点回到华夏,去为wo们促成这件事。

    嘿嘿,黑狼先生与苏小姐的关系好着呢,只要他出面,这件事,一定能够办成,啧啧!”

    亨德利总tong说到此处美滋滋,带着自己的助理‘得利米亚’,挑了一些护卫队,便悄悄的向晦暗的丛林内进发了。

    此时,天色已经渐暗了,大概是下午五点钟左右。太阳要落山了,丛林内看着异常的可怕。

    但是亨德利压根就不在乎,什么吃人的怪物,那都是吓唬小孩子的。哪有什么吃人的怪物?他认为就是一种食肉的动物。而只要他将这个动物找出来干掉,那么黑狼先生就一定会去帮他促成这件事。

    亨德利是越想越高兴,带着人,也是越走越远,在六点钟左右的时候,来到了那两名国际刑警与一名导游遇袭的地方了。

    亨德利总tong停了下来,而他那个助理则道:“总tong先生,国际刑警就是在这里遇袭的。”

    “恩!”

    亨德利应了一声,还学着侦探的样子,用白色的手套,沾了一些地面上残留的黑色粉末,放在鼻孔处嗅了嗅。

    “这是碳灰,wo认为,袭击国际刑警组织的人,很有可能是食人族做的。他们在这里将国际刑警给烤了。”亨德利判断道。

    “”

    与此同时,包括‘得利米亚’在内所有的护卫队队员尽数都无语。因为此时傻子都能看的出来,在这一地区,并没有生火的痕迹。而且这条黑色的粉末非常的长,一直延伸到林子的更深处。

    “总tong先生?那么wo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办呢?”

    正在这时,却是‘得利米亚’道。

    亨德利想了想,这才道:“这还用问吗?分成三个搜查小队,将食人族找出来。然后逼他承认,这是他干的,”

    “啊?逼他承认?”‘得利米亚’表情诧异,一脸的尴尬,心道:这也是总tong能干出来的事?请百度一下“扔书网” 感谢亲们的支持!

    n719012617t

    本页为自适应网页,您可以同时用PC或者手机访问本页:http://www.051185.com/3984/61551576.html

章节目录